《错》 | 第五话

文/麦子

“倘若我早知会掏心掏肺地爱你,那我费劲全力,也要将那空白的两年填补回来,不错过一分一秒、一丝一毫的你。”
——冬怀年

-

晚夏偷偷向墨尔本逼近,天从万里无云,变成了几缕白柔,缠绵着飞鸟与高阳,散去了几分酷暑的烈热。

又是一年初。

从初一到初三,冬怀年过得很是没心没肺。这样青涩的年华里,她每一步都走得懵懵懂懂,眼中没有入过谁的影子,心里也没有住过哪个可以占据心扉的他。

两年中,她逐渐与王思思疏远了些,每天身边形影不离的人变成了古榴。古榴为人俏丽可爱,一骨子的小公主性子,兴许是异性相吸的道理,她这样娇滴滴的感觉,总是很吸引冬怀年这样不怎么姑娘气的人。

走廊上的吵闹欢笑声,洋溢着一个学年初的重聚与思念。怀年与另一个高个子的外国姑娘堪堪擦肩,才挤到了古榴身边。

“我们不是一个班诶……”古榴满面的垂头丧气,嘟囔着嘴,将腿蹬了蹬,“我们两年都不是一个班,好讨厌啊。”

冬怀年立在自己的书包柜子前,将装满了书的背包取下,一边解锁一边应她,“下课的时候总是还能一起的。”

古榴总是个很容易哄的人。

“说得也是!那我去上课啦,你要爱我噢~”古榴晃荡着两垂麻花辫儿,腻腻歪歪地向怀年道了别,临走时又歪着脖子送上两目,这才依依不舍地掉头走了。

老实说,冬怀年是个喜欢将感情闷在心里的人,譬如“我爱你”之类的话,她是断断不能正儿八经地脱口的。因此,当她看着古榴半跳半走的背影时,也只不过是扬唇笑了笑。

不过在这每年都要分班的国度里,有一件事说来,倒是巧得很。

“什么?你和Lily三年都一个班??”趁着课间的半个小时,冬怀年便将这事说了说,不想刘思眉的反应很是惊人。只见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,将书往桌上狠狠一砸,气呼呼地拉开椅子,一屁股坐了下去,“苍天啊大地,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些吧!这分班系统有漏洞啊!!”

冬怀年见她反应激烈得很,忍不住笑了两声,探臂将桌上的水瓶拿来,“你小声点,别吓着别人了。”说着,将水瓶盖子拧开递给了她,“喝口水冷静一下啊。”

今年与冬怀年同是一个班的齐宁,此时正托着脸看刘思眉,“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,”说着,抿了抿嘴,“冬冬和Lily又不熟,分到一个班也没什么交集的。”

这不说倒也罢了,一提“不熟”二字,却是实打实在冬怀年的心里激起了一圈涟漪。

如今的夏荷有着自己的圈子,除却平日里让冬怀年摸不着头脑的几句搭讪外,倒真是没什么交集了。再想想,冬怀年又免不了忆起今早,当她抱着一摞子书走进教室时,恰好对上她的目光。

那一双墨黑的目中,深深地藏着每一毫神色,漠然里仿佛不认得冬怀年一样,却有一丝她读也读不明白的意思在。那样的目光只是短暂地在她的面上停留了一瞬,随即便挪了开,和她身侧的人交谈起来。

冬怀年那时心里不知为什么,莫名很不是滋味。她提步凑了过去,却不见得夏荷要搭理她,心里一急,便打断了二人的交谈。

“哎呀,Lily我们又是一个班诶,真是太巧了!”这一番话说得怪里怪气,冬怀年却不自知,自顾自地转头看向方才同夏荷聊得开心的人,“这不是Monica吗?我今年和你同班真是太幸运了!”

Monica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,一时愣在那里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。也不知是不是夏荷嫌她烦了,竟有些含着冷意地出声提醒,“现在是上课时间,老师虽然还没到,但像你这样的大声喧哗,恐怕有些不妥。”

这下换冬怀年愣住了。

经过两年的历练,冬怀年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,对于这些日常对话,可谓是完全能听懂了。只是眼下将这句话理解了个透彻的她,倒是难受得很。

“喔……”

受了气的她只得掉头,将书放在夏荷前排的桌上,没有再要同她交流的意思。一天的课程下来,唯一同她在课间有过交流的,只有齐宁一人。

这晚,卧在床上的冬怀年,忍不住抱着被子,委屈地瘪了唇。便是打死她也想不到,这个学年的第一天,竟是这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更令她想不到的是,凭着她与夏荷认识了两年加一个暑假的交情,她竟然会这么斥责自己。

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想着,冬怀年蹙着眉头去会了周公。

评论(3)
热度(7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