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错》|第四话

文/麦子

冬怀年当时并没有把夏荷当“备胎”的意思,只是事情发展的方向,并不如她的预判。

夏日的缠绵温度,亲和地裹着人的肌骨,制冷空调总是学校里最受宠的设备,烈阳下除却老外,并没几人。老外很喜欢把自己晒成小麦色,黝黑的皮肤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健康的象征,而中国人则通常格外重视白净的肌肤,譬如冬怀年。

想到此处,冬怀年低头看了眼已然被晒黑一些的皮肤,轻轻叹了口气,将手覆上光光的手臂上,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一群人的话题上。

“我要玩捉迷藏~”
冬怀年抬眉打量了下这位女生,她叫古榴,很俏丽的两对辫子,轻轻巧巧地垂在肩头,眉眼的稚嫩极浓,给人的感觉像是还不曾长大的娃娃。

目光再转一转,在古榴一边的齐宁很文静,小巧的鼻子,架着简单的黑框眼睛,两人的关系显得很好,肩挨着肩地坐着。

刘思眉性子不似她的名字一样娴静端庄,反而有一丝泼辣,常常一言不合便挥手下来,“啪”地一声打在别人的身上。

还有紧挨在冬怀年身侧的王思思,圆圆的眼镜,白得透亮的肌肤,红润的樱桃小嘴,婴儿肥还未褪下。冬怀年与王思思在开学前倒是见过两面,只是不算太熟,再加上开学后又不在同一个班,起初便没怎么在意。后来王思思每天主动跑到班上来找冬怀年玩,难免令她心中大暖,浑然忘却当初与夏荷说好的承诺,一下课就和这几个一起移民来澳洲的中国人混在一起,嬉笑打闹。

“好啊。”齐宁开口支持古榴的主意,随即顾及到她人的想法,温温和和地询问,“你们想玩吗?”

冬怀年将空空的午餐盒推开一寸,这样幼稚的游戏她已经许久不曾玩过了。一阵暖风徐来,拂过她的发丝,忽然她似是忆起什么来,模糊地应了声“好”。

只她不曾发现,一道清冷的身影在远处长立着,身影旁边的人不断催促,却仍一动未动,直至冬怀年起身渐渐消失在门口处时,才缓缓离去。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