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错》|第二话

文/麦子

那时,怀年还不熟悉她,只知她的英文名叫Lily,是华裔。直至后来,怀年才知道她也有中文名,单名一个荷字,人清如荷,姓夏,恰与她罕见的冬姓相对。

兴许一开始便是注定的,她骨子中如火的性子,终究会被她一池清水浇灭、溺亡。

——

补习班的第一节科学课,由于澳洲中学才有科学的缘故,进度慢得不止一截。冬怀年细瘦的手臂搭在被晒得有些温热的桌上,指间轻轻卧着一支墨黑色的中性笔,听老师新讲的一章化学。

“在这里,高考不需要背下整个周期元素表,大家只要熟记前二十个元素就可以了。”白板前的教师是典型的金发碧眼的美女,身材高挑,对人十分温和,最难得的是大家似乎在她的课上都听得格外认真。她面对同学,讲至此处微微顿了一下,将湛蓝的双目轻弯起来,“大家有没有会背的?”

冬怀年缓缓搁下笔,心头那一丝紧张,令她下意识地蜷起指头,攥着衣角。熟稔至极的“氢氦锂铍硼”转成英文后,便逐渐地生涩、混沌。

“那就大家一起背吧。”一阵尴尬的沉默后,科学老师笑着打破僵局,率先开口,“Hydrogen, helium……”

全班起初的朗朗齐声,在背下十个元素后,默契十足地缄默下来,冬怀年更是全程滥竽充数,剔透莹白的脸不住地灼起淡粉。

“Sodium, magnesium, aluminium……”
忽然,整个教室唰唰地向后看去。

她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干净利落的一头马尾,双手交叉搭在桌上,在几十人的注视下,仍旧脸不红心不跳,用不轻不响的音色,平声按老师的要求一个不落地背完。

回想起来,令冬怀年对她印象最为深刻的,不是她脱颖而出的优秀,而是她淡漠的眉眼,没有任何的神色,仿佛没人能够在她双目中激起波澜。

冬怀年渐渐松了衣角,将转过去的脑袋重新对向老师,眼底的讶异也缓缓褪去。

这即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,没有任何的交流。

当时的她,在冬怀年的记忆中,最多不过占了五分钟之久。

可是谁也料不到,短短的五分钟,在五年之后,竟占据了她全部的人生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