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错》|第一话

文/麦子

“怪就怪五年前,多留意了你一眼,才导致我如今错得一塌糊涂,却再难弥补。”
——冬怀年

墨尔本的早夏不算热,风里尽是缠绵,嫩绿的尖叶羞于枝头。人行道上总有牵着狗跑步的老外,身材火辣,羡煞旁人。

冬怀年来这有一年了,起初她不甚习惯这儿,比如这儿每家每户的小别墅,花园内总有那么几树玫瑰,令她逐渐遗忘了国内的高楼大厦;又比如这儿的生活节奏,慵懒闲散,就像咖啡馆内复古的装潢,或者马克杯内还算甜的拿铁;再比如这儿的人,热情奔放,朝气蓬勃,碰到谁都会笑着说一声:“嗨。”365天的日子,她从国内带来的压力逐渐在温热的风中被吹散,冬怀年开始喜欢上这个巨大的岛屿,喜欢上这个喝牛奶不用担心安全隐患的国度,喜欢上这里的一花一树,一草一木。

"Hey Winter. "
取这个英文名的时候,冬怀年还挖着西瓜最中间那块最甜的果肉,吹着制冷空调的风。

冬怀年淡呵了一口气,抬头仔细看了一回才来过两次的教室,才放心地走了进去,按例调戏了一下和她打招呼的双马尾萌妹。

"Hey honey. "

补习班是她在转学前给自己找的第一件事。

此时有必要介绍一下冬怀年,一个奇特又普通至极的女子。纵然她一头及腰的乌发,薄白的肌肤,黑莹的双目,微红的唇笑起来皓齿极亮,平日里却喜欢混在篮球场上、游戏房内,比起看帅哥却更喜欢看美女一些,总是疏忽大意,没有女孩子的细心,对化妆品提不起兴趣,喜欢穿男装衬衣,感觉自己帅出天际,喜欢撩妹,时而少女心,时而纯爷们,完美地诠释了“人不可貌相”五字。

“小年,你是不是喜欢女的啊?”
“……您想多了。”

可就是冬怀年也没料到,朋友一句无心调侃,会在未来的某一天,在她的人生中炸出一声巨响。

评论(2)
热度(10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