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嘲凉薄 [5] 文/麦子

仰府那个男子终不是薄情的吧……这不,拨了两袋银两下来,也算是慷慨至极的了。

—不为物喜,不以己悲—

江南的细雨绵绵霏霏,“嘀嗒”打在船角的尾上。

仰青青撑着一把勾画出仕女的小伞,孙五娘这会儿也是疲倦了,眼角那一纹纹的愈发深去,风华已去,独留这垂老的白骨与皮。

“娘,爹给的那些子钱,您就……”

“有生之年,带我的孩子回一次故乡罢了。” 不待青青说完,孙五娘就一口打断下来,她也晓得,那些银两……是葬钱。

仰青青的那对乌目里头,揉碎了水珠子一样的,汪汪得瞧不清半点。

渔夫顶着那笠竹帽,小舟已然到了边岸,孙五娘显然是很吃力的,那步子迈得极是缓慢踉跄,尤其是这些沾染着雨点的石块儿,就是瞧着也有几分胆战。

母女二人躲进了一个小亭子中,孙五娘靠在位上,那秃去的长睫不复,就这般阖上了半个眼,“青青,过来。”

小女踱着细碎的步子来,依偎在她娘的身上,很低地应上一声,“嗯?”

“这是汉朝的事了……” 仰青青未料到孙五娘会这样直白,却也就是把卷翘的睫毛给闭了闭,细细听着,“那时有位歌女子唤宜主,生得一张美艳的皮囊,被成帝带回了宫里。宜主体态万分消瘦轻盈,成帝瞧着,也是生怕一阵风把她给带走了——”

孙五娘时不时地咳上三两声,“她跳了一支舞,流芳百世的舞,名掌上舞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”

“娘,你喜欢她吗?”

“喜欢,自然是喜欢的……” 孙五娘这才带出笑意,“汉成帝命人掌托水晶盘,以供宜主盘上歌舞,岂不妙哉?”

仰青青着一身袄裙子,妙曼瘦弱的体态仍旧被瞧得一清二楚,她候了良久,这才步到亭中央,高臂低腰地舞了起来,翠柳细枝,满湖涟漪,莺和燕尾。

孙五娘延着唇角的那勾笑意,依依阖上了眼。



©此小说为『贺廷元景』的剧情分支,人物及历史背景版权皆归其所有。

评论(5)
热度(3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