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嘲凉薄 [4] 文/麦子

又一年阳春时节,街角弯弯的那铺冷冷清清的包子店,也因元月高悬起了一只红灯笼。

仰青青拢着一衣又厚又沉的海棠绣纹大袄,却依在后院那横被霜雪冻得冰冷的赤栏那儿,长身玉立,乌发尽是披覆在白绒中。

正月初一,各个百姓都熟记于心的日子,也同是仰青青的生辰。

府里头免不了几个嚼嚼碎舌根的丫头片子,论的都是孙五娘诞下青青那夜的飞雪漫天,身子骨被寒风惹得尤其弱不禁风,谁能料想,在坐月子时竟落下了医不成的咳嗽毛病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孙五娘的面上没有一丁点儿胭脂水粉,这时,她扶着门槛,几尾银丝犹可赛雪,眼角也褶出几道皱。青青历时红了一圈的眼眶,脚下的步子也添上几笔的踉踉跄跄,终是扶住了她娘亲的一支细瘦小臂。

她没有一点的怠慢,仔仔细细把五娘搀扶到了软榻上,这才又背过身子去合那扇偶尔会吱吱作响的门闼。

“怎么不去家宴?” 孙五娘提起一壶煮上冰糖雪梨的茶炉,从木桌子上取了一个白净的杯子,给自己斟上一杯。

“您又不去宴席,青青去做甚。” 仰青青“吱呀”一声把门给闭上后,才斜过面,低着眉眼回了一句。

孙五娘嘴角含着那最柔的笑,一直伺候她的丫头就抿嘴一笑,从脚边的食盒里把那碗热腾腾的龙须面给端了上来。

仰青青一直都记得龙须面的由来,那是娘述予她听的。

传说啊,天上有个活了很久很久的神仙,他的脸可算长得是。地下的人们,就拖“脸”与“面”那一个样的意,特地把面做得很长,以此来求个长寿。

青青褪去棉袄子,眉眼间终于浮上几成欢喜,那是一年多时日里头的第一次展颜,可又有谁晓得是不是最后一次呢?



©此小说为『贺廷元景』的剧情分支,人物及历史背景版权皆归其所有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