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嘲凉薄 [2] 文/麦子

他啊,是个提亲的男儿,是仰青青盼了许久的男儿,沙场上的男儿。

那年,他满身盔甲地长身立在她面前,一把剑在手中耀着银光,即便他是最小最底的一名士兵,也是要意气风发地策马边关。

“待我凯旋,定予你一宴江南婚席。”

喏,他还晓得,她顶喜江南水乡的风光。

宣和八年十月,帝驾崩,传位与四王,守孝过后,十一月,改元“元景”,新皇登基,翻篇旧往,又是今朝。

又候三年。

你瞧,他来了,三个下人提着沉甸甸的聘礼,红红火火,喜气洋洋,行走在左邻右舍之间,堪堪与仰府擦肩而过,是一步都没停留的。

仰青青的身子骨全软在一丛花间,泪淌满衫。

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,是为治水。

我的男儿,你呢?三提红聘,却不符那年月下之约。

我的男儿,你的满腔深情可是丢进了模糊血肉中?

—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—

这个温软的怀抱,独独属于娘亲的气息。仰青青面色苍白,贯是消瘦的身子骨迎着冻人的风瑟瑟发抖。

那时已是一年尾底,就将要结了的寒冬,却冻进了仰青青的皮骨,打起一阵一阵的寒颤,凉了一半烫热的心。

“好了好了,娘赶明儿给你描副水上小舟的绣纹,缝在新舞衣上,青青别哭了。”

孙五娘,孙舞娘,她啊,总是柔情似水。



©此小说为『贺廷元景』的剧情分支,人物及历史背景版权皆归其所有。

评论(1)
热度(7)
  1. 02200059麦子 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麦子 🌾 | Powered by LOFTER